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体育赛事
《我们不一样》油管播放破亿,为何评价大不同
时间:2020-03-25

当大陆的年轻人们还在社交网络嘲讽《我们不一样》听众的审美品位时,大壮这首歌曲的官方MV播放量却在YouTube上悄然破亿,而大壮也成为继胡夏和薛之谦之后,第三个达到这一成就的中国大陆男歌手。


油管上MV页面数据。

 

让人难以想象,五月天、王力宏、蔡依林、孙燕姿和S.H.E这些曾经的华语乐坛的天王、天后与天团,在YouTube的榜单上会输给大壮和薛之谦。

 

如果你觉得这个榜单不能说明什么,那么更能代表台湾地区普通民众品位的KTV点唱榜上,《我们不一样》同样表现强劲,2017年,该歌曲连续问鼎多周钱柜点播榜冠军,而当时最强劲的竞争对手,则是李玉刚的《刚好遇见你》。

 

截至上周(12月5日)的钱柜点播榜,第一名是李荣浩的《年少有为》,第三名是薛之谦的《演员》,《我们不一样》依然占到了第15名。


大壮。图/视觉中国

 

《我们不一样》的词曲作者和演唱者大壮本是一名网络主播,不过这首歌在大陆火起来,却是依靠快手、抖音等短视频平台。

 

一段带着剧情或是展示木匠、手工的几十秒小短片进行到尾声时,“我们不一样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……”总是适时响起,病毒式的传播使得歌曲的受众面迅速扩张。

 

而在台湾地区,《我们不一样》的爆红和其他在台湾发展的华语歌手一样,依然是凭借KKBOX、YouTube、Spotify这些主流平台。

 

所以,其实大陆社交网络对于这首歌的指责其实是无理且粗暴的,它更像是一种审美上的优越感所形成的鄙视链,试图通过对这首歌不屑的表达,来鄙视《我们不一样》听众的社会阶层。

 

而这首歌下面的YouTube评论也很有意思,大陆网友依然在对这首歌发出恶评,相反来自台湾地区,以及越南、泰国、印度尼西亚等地的人,反而对《我们不一样》表现出了喜爱。

 

错位感在此时再度凸显了出来:鄙视《我们不一样》的大陆年轻人,多是在周杰伦、蔡依林、林俊杰、五月天这一批华语歌手统治的乐坛之下成长起来的,对大陆网络歌手嗤之以鼻,至今仍见讽刺“QQ音乐三巨头”(指的是在QQ音乐排行榜上曾常年霸榜的许嵩、徐良、汪苏泷)的段子。

 

而相反,台湾地区的观众却欣然接受了《我们不一样》,他们称赞这首歌及其演唱者大壮的江湖气息,关于调侃的段子,也是“我们不营养”这种谐音、善意的调侃。

 

这种反差笔者觉得与审美无关,而是社交网络群体两极化所带来的必然,我们执着于“审美鄙视链”的优越感而非审美本身,所以大陆的年轻人把《我们不一样》强行归类到《老鼠爱大米》和《QQ爱》时代的网络歌曲中,并用周杰伦、陈奕迅和五月天的收听习惯以示自己和这些网络歌曲受众的区分。

 

但这些,并不能阻挡《我们不一样》取得的巨大成功。当笔者看到吴青峰和田馥甄在社交网络上也开始用“土味情话”玩梗,我意识到:原来这种东西的传播力早已超出了我们的想象。


自然,乐坛里不止是应该有《我们不一样》这种接地气的歌,不止应该有成人抒情的芭乐,多种风格是乐坛良性发展的充分且必要条件。

 

但是,《我们不一样》的成功并不说明审美的倒退甚或是乐坛完了,而是普通劳动阶层从精英那里拿回了话语权,并深刻地影响着市场。我们可以呼唤更多风格的出现,但没人有权利鄙视《我们不一样》,以及它背后所代表的社会阶层。

 

□褚汉辰(乐评人)

 

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 校对 陆爱英

热门文章

推荐阅读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